这家“特斯拉第二”的EV新贵怎么就突然崩了?

  来潮也波涛汹涌,退潮也匆匆。短短两个月时间,妖股就风光不再。

  马斯克这次真没尖酸

  去年11月初上市的加州电动新贵Rivian,一度被市场认为是特斯拉外的电动最佳投资选择。这电动企业仅仅量产了100辆,就上市融资120亿美元,成为时隔2012年Facebook上市以来的最大规模美国企业IPO;融资金额主要用作兴建工厂提升产能。

  尽管融资金额惊人,Rivian却获得了华尔街的冷捧。上市首日就大上涨30%,收盘突破100美元,市值接近千亿美元,一举沦为仅次于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电动企,更超过标准化和福特两大底特律豪强,成为全球第四大企。

  上市仅仅一个星期,这只妖股直线飙升到180美元,让人惊叹又一个特斯拉股价奇迹即将问世。但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创下股价新高后,Rivian立刻掉头转入持续下行地下通道。上市两个月后,Rivian股价现在已经跌了61美元,市值回落到575亿美元,较11月16日刷新的最高点直接蒸发了66%。

  的确,随着美联储连续发出加息信号,美国股市过去一个月开始大幅回落,电动板块则普遍回吐涨幅。即便是行业领头羊特斯拉,目前股价也较两个月前回落了15%,但市值依然超过1万亿美元。然而,其他企的回落幅度大体与市场持平。另一EV新贵Lucid的股价则基本保持稳定,市值多达670亿美元。传统企福特的股价更是逆市稳步增长,目前估值多达900亿美元。像Rivian这样市值下跌60%,显然更多是自身的问题。

  这被视为“特斯拉第二”的电动富二代,上市初就一飞冲天,为什么又忽然丧失了资本市场的注目?

  Rivian上市大涨后,马斯克公开发表表示,“创业公司有数百多,但特斯拉却是过去百年唯一需要实现量产规模和正向现金流的。我期望他们也能提高产量和现金流平衡。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很多人指出这是马斯克对Rivian刚刚上市就市值千亿美元的不屑,毕竟Rivian常被媒体称为“特斯拉挑战者”,也被华尔街认为是错过特斯拉股价飙升机会后的新自由选择。但或许率领特斯拉数次经历破产边缘的马斯克才最清楚,上市只是一电动企的一个小里程碑,生产能力和现金流才是长远挑战。特斯拉早在2010年就上市,但直到2020年才实现全年盈利,期间更多次经历过量产困难与资金耗尽的危机时刻。

  产能瓶颈遭遇供应链危机

  Rivian目前发布了三款型,分别是电动皮卡R1T和电动SUVR1S以及电动厢式货。两款乘用型发布于2018年底,但直到去年上市前的10月份才开始量产交付。上市的时候,Rivian只生产了100辆电。

  虽然才刚开始量产,但Rivian已经收获了不少订单。去年12月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表明,Rivian第三季度末的总预定量为4.8万辆,而10月到12月中旬收到的新订单更高达2.3万辆,呈现出显著下降趋势。短短两个半月时间,订单数就增长了48%,这表明Rivian品牌已经逐渐得到了市场认可。

  当然,这一定程度上归功于明星带给的品牌曝光度。2019年英国影星伊万·麦克格雷格(EwanMcGregor)自驾电动摩托从阿根廷北上到美国,纵贯南美大陆拍摄游记片《LongWayUp》(长路漫漫),Rivian送出刚刚发布的R1T原型担当保障,在其中取得了不少特写镜头和品牌露出。

  而去年刚刚卸任亚马逊CEO的贝佐斯在德州升空基地乘坐蓝色起源火箭首发升空,在较低地轨道体验了太空漫游旅,吸引了全球媒体的焦点报道。而他总是搭乘RivianR1T电动皮卡来到德州的升空基地,也让这辆电动皮卡获得了免费的曝光度。

  虽然收获了不少订单,也逐渐开始获得市场接纳,但Rivian也面临着曾经几乎让马斯克崩溃的可怕难题:量产困难。2018年是特斯拉上市后最困难的一年:投入巨资和产能资源的Model3因为生产能力瓶颈无法及时交付,现金流很快消耗只剩下几个月时间,心急如焚的马斯克几乎睡在了特斯拉工厂。

  没有生产能力就无法交付给,不能交付就没现金流,这是困扰所有建新势力的仅次于难题。特斯拉直到2019年底上海超级工厂投产后才完全走进生产能力困难,开始了股价的直线飙升,马斯克个人资产更从200亿美元急剧收缩到3000亿美元。

  Rivian目前的装配工厂是2017年收购的伊利诺伊州诺曼的三菱工厂,预计未来年产能为20万辆。此外,他们还计划投资50亿美元,今年夏天在亚特兰大新建第二工厂,未来年产能将达到40万辆。然而,目前后遗症全球行业的供应链问题,也同样影响着刚刚开始量产的Rivian。

  上月中旬,Rivian宣布因为供应链问题无法已完成2021年1200辆的预计产量目标。这一消息立即引发了股价下挫多达10%。上周Rivian在监管文件中表示,他们在2021年总计生产了1015辆,总计交付了920辆。

  全球产业的供应链问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尤其是芯片与核心组件短缺的问题,很难在一朝一夕际得到缓解。传统巨头在这一方面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缓冲空间,而像Rivian这样的小企业则忍受着更大的压力。

  如果今年供应链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地解决,或许Rivian可能会错过今年的交付量目标4万辆,明年的交付给量是10万辆。按照此前的产量,Rivian直到2023年底才能已完成去年11月前的5.54万辆订单。这意味著后下单的主要等至少两年才能提,这或许也会影响到未来的订购意愿。

  导致Rivian股价暴跌的另一个因素是RivianCOO寇普斯(RodCopes)上周宣告退休。在Rivian急需提高生产能力的节骨眼上,COO忽然告别,很难消弭资本市场对Rivian的忧虑情绪;而且他加入Rivian还将近两年时间。

  Rivian在公告中表示,寇普斯是因为个人原因请辞,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分步骤过渡性,以便确保公司持续前进产量提升。寇普斯的工作将由管理层承担。

  金主亚马逊脚踏两只船

  引起Rivian股价又一波跌势的,竟然是他们的仅次于外部股东亚马逊。亚马逊在2019年投资了Rivian13.45亿美元,取得了22%的股权,上市后溶解到19%。过去几年时间,亚马逊都是Rivian背后的坚定支持者。Rivian股价涨跌也不会必要关系到亚马逊的股权价值。

  或许对贝佐斯而言,投资和推展Rivian还不存在着私人原因。众所周知,贝佐斯的蓝色起源和马斯克的SpaceX在航天领域展开激烈竞争。心高气傲的马斯克多年来一直公开嘲讽贝佐斯只不会跟在自己后面做老二。随着特斯拉股价飙升,马斯克个人资产也一举超过贝佐斯,成为全球新的首富。亚马逊战略投资Rivian,也是在支持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

  对Rivian来说,亚马逊不仅是仅次于的投资者,也是Rivian商用型的最大客户。亚马逊向Rivian订购了10万辆电动车主,明年开始逐渐交付给。这是Rivian迄今获得的仅次于企业订单。亚马逊享受为期四年的独供应权益。

  带着“金主爸爸”的巨额订单是Rivian上市股价攀升的主要因素,这是其他电动企都无法匹敌的极大优势。然而,Rivian和亚马逊初始化过分密切也带来了风险。而这正是Rivian上周大幅下挫的主要原因。

  就在上周,全球巨头Stellantis与亚马逊宣告达成协议合作协议,亚马逊为Stellantis全面提供云服务和内中控软件,同时成为Stellantis新电动RamProMaster的首个大企业客户。

  Stellantis是菲亚特克莱斯勒与标致雪铁龙合并后的新公司,业务跨越欧美大陆,旗下享有诸多品牌。按照销售额计算,是仅次于丰田和大众的全球第三大巨头。

  这一消息立即引发了Rivian的股价跌幅。虽然亚马逊随后澄清,与Stellantis的合作并不会影响他们和Rivian的现有合同,但按照此前的交付计划,Rivian要到2030年才能完成交付给亚马逊订购的10万辆电动货。

  与陷于生产能力困难的Rivian比起,拥有实力雄厚供应链和生产实力的Stellantis明年就会开始大规模量产RamProMaster,需要更为快速地符合亚马逊的物流网络电动化需求。Stellantis与亚马逊的密切关系,似乎也不会直接冲击到亚马逊向Rivian的订购意愿。或许正因为此,Rivian在监管文件中提及目前会优先生产亚马逊订购的电动厢式货。

  更为重要的因素是,亚马逊期望借助与Stellantis的合作,将自己的控软件和Alexa语音助手推上这全球第三大企的产品,与谷歌的Android载系统争夺未来智能的市场份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联手Stellantis对亚马逊具有更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福特放弃合作合体竞争对手

  导致Rivian承受重压的第三大因素是激烈的市场竞争,尤其是来自他们的主要投资者福特。2019年福特向Rivian先后投资了8亿美元,获得后者14%的股权,Rivian上市后股权溶解到12%。

  2019年Rivian原本相似与标准化达成协议投资协议,但福特却在最后时刻投身于,以更好的投资条款和更大的合作前景感动了Rivian,获得了投资的机会。但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力主投资Rivian的福特业务总裁韩瑞麒(JosephHinrichs)已经在2020年3月提前退休,而此前的COO法利(JimFarley)则沦为新任CEO。

  当初福特投资Rivian,原本是期望与这电动新贵合作,用Rivian的平台发售自己的电动项目。但韩瑞麒退休后,2020年新CEO法利就开始部分中止与Rivian的电动林肯SUV项目;去年Rivian上市后,双方更是全面取消所有的电动合作项目。

  仅仅两年后,这原本的战略股东现在却沦为Rivian的仅次于竞争对手。福特变为了财务投资者。即便Rivian现在股价下跌,这笔韩瑞麒留下的投资依然带给了数十亿美元的报酬,或许是福特近年来最为顺利的战略投资。

  福特所以放弃与Rivian合作,主要原因是随着过去两年政策环境改变。福特新CEO法利去年宣告全面转型电动,在2025年前投资300亿美元进行电动化投资,计划在2030年实现电动占到总销量40%。

  去年公布的电动皮卡F-150Lightning是法利上台后的第一个重要电动项目。这款电动皮卡定于今年交付给,售价不到4万美元。此外,福特还将重组FordPro部门,强化福特在商用业务与分销领域的强势地位。而这些产品业务都会与Rivian产生利益冲突。

  Rivian此前取得资本市场冷玉女的一大因素是寄予厚望他们在规模巨大皮卡市场的增长空间。2021年美国皮卡总销量接近217万部,福特F系列、Ram和标准化Silverado三大品牌占有主导。F-150皮卡跟是连续多年占据美国最畅销型榜首。

  虽然Rivian和特斯拉早早发布了电动皮卡,但都无法尽快交付占据市场先机,Rivian产能孱弱,2019年发布的特斯拉Cybertruck更是一再跳水,上市时间甚至数次延期到2023年。如今福特和标准化都已经先后发布两大畅销型F-150和Silverado的电动版本,Stellantis也计划在2024年发售Ram电动版。Rivian的未来或将面对着激烈竞争。

  虽然Rivian短短两个月时间就股价暴跌三分二,但依然有券商给予了坚定寄予厚望。瑞穗美国(MizuhoAmericas)在投资研报中继续给与Rivian购入评级,将目标股价定于了145美元。瑞穗在研报中认为,相信随着开拓欧洲市场和提升生产能力,Rivian需要之后前进全球扩张战略,在EV行业长期版图中占据不利地位。

  2018年特斯拉陷于生产能力瓶颈,一度面临着资金消耗的困境,但随着产能提高现金流改善,随着上海工厂投产和中国市场登顶,特斯拉从2019年底开始了电梯式攀升,一跃成为目前万亿美元的全球市值最高企。

  被称为“特斯拉第二”的Rivian能首演这一出绝地反弹吗?(新浪科技郑峻相吻合美国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