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财政部:勿片面解读国家不再支持纯电动

  [行业] 8月31日,在“2019中国产业发展(泰达)论坛”上,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提到,我国新能源产业虽然取得了明显成就,但与国际先进设备水平相比依然不存在差距。她还表示,不要对我国新能源产业政策进行片面理解,指出国不再反对显电动,转而支持燃料电池。燃料电池与纯电动是互补、并存关系,而不是替代关系。当前,市场各方面条件都未成熟,燃料电池推广面对挑战。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

  自2009年起,财政部就会同相关部门开展新能源的样板推广。十年来,我国新能源产业从无到有,逐步创建起了完备的产业链体系,年产销量从严重不足500辆增长到100多万辆,连续四年成为全球最大新能源畅销国。

  宋秋玲称之为,我国新能源产业坚持以显电动为发展方向,通过先在公共市场示范应用,然后在私人领域协同推展,为发展新兴产业探索出有了一条最重要经验。新能源财政补贴政策也随着产业发展不断调整完善,从全面覆盖面积逐步过渡到扶优扶强,现在企业和产品的集中度都达到了80%。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也从2016年初的90-100Wh/kg,提升到了目前的100-140Wh/kg。

  总体上来说,我国新能源产业抓住了历史机遇,并取得了显著的发展成就。车站在全球范围来看,全球竞争加剧,外部环境也在不断好转,我国新能源产业与国际先进水平仍然不存在差距。

  宋秋玲表示,电动化已成为全球范围内的统一行动,国际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主要繁盛国均已推出电动补贴政策。部分国制订了停售燃油时间表,跨国企业也明确提出全面电动化的战略规划,奔驰、宝马、大众三大集团由竞争转向合作。


  就国内而言,新能源产业也同样面临很多风险和挑战。一是技术路线不存在动摇问题。市场片面解读国将不再反对显电动,转而支持燃料电池,认为我国新能源技术路线已挽回。事实上,由于我国燃料电池核心技术和零部件技术尚未突破、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标准法规缺陷以及氢气作为能源管理的体系尚未建立等原因,目前尚不具备大规模的推广应用条件。同时,由于燃料电池和显电动技术特点不同,有各自适合应用的场景,未来两者的关系应该是互补、并存,而不是替代。

  二是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目前我国新能源技术经济性还不能完全与燃料、传统燃油相媲美,与国际上先进设备的新能源也有一定的差距。动力电池性能仍不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用掌控芯片、电机控制器等一些关键部件依赖进口。逆全球化趋势日益突出,供应链有脱落的有可能。有些企业盲目乐观,也有些企业信心严重不足。是否都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其实还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三是基础设施制约的问题。虽然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较快,截止到2019年7月超过了105.1万个,同比增长71.87%,平均值3.3辆一个桩。但是与市场需求相比,一方面充电桩数量不足,另一方面平均值利用率又相对较低。整个行业盈利水平差,商业模式尚未成熟期,充电的便利性、快速性、智能性也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此外,环境资源的制约、产品安全性等问题,也都影响了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国际产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我国新能源产业也已全面对外研发。宋秋玲回应,截止目前,我国保有量约2.5亿辆,新能源的保有量约为350万辆,占到比只有1.4%。各地应积极希望发展新能源,扩大市场规模。同时,坚持做强做到优纯电动,稳固纯电动优势。

  针对基础设施短板,各地应按拒绝调整财政补贴方向,将购置补贴改以用于支持电池和氢化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设施运营等方面。由政策驱动改向市场驱动是大势所趋,各地必须按照既定政策完成补贴退坡,充分发挥新能源分数等政策的接续作用。(文/鲍彬斌)